圖畫都成了象徵自己追逐景跑的愛戀與深情,不知所起,卻一往而深

# 余明宗

1970年出生於台北。自幼就展現其對藝術的熱中及才華,其後就讀復興美工及台灣藝術大學,目前於工作之餘仍創作不輟,並用於嘗試各種台灣之美的表現,綜觀近年來會話立承,求新求變,技巧的掌握也獲得近不成熟,從可觀描繪入門進而代入主觀情感因素表現主義,期待未來能更有卓越超凡作品問世。

夏日冬季沒有停歇的更迭,有些景色或回憶無聲消失,直到有天再與之相見,才發現雖已不在記憶裡存放,幅幅凃話卻仍記得宇景相遇相知之時,多麼不易,多麼珍貴。也許畫下的那天豔陽高照,也許當時綠意盎然的樹叢中跑出一隻小花貓,後來都成為了光陰裡無以熄滅的點點星火,哪怕時光散盡,回憶也未曾褪去。此時那時,圖畫都成了象徵自己追逐著景跑的愛戀與深情,不知所起,卻一往而深。

作品

#B 捐款$10,000